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十章 千钧一刻

时间:2018-05-16
三天之后,另外一股敌人出现在艾司尼亚的附近地区,根据传来的情报,这是一支三千人的队伍,同样是来自西方军团。而且进入艾司尼亚的境内后,这一支队伍马上分散为数个分队,向艾司尼亚的周边城镇奔去。
  以这样的骚扰部队来进攻帝都艾司尼亚,简直就是自杀的行为。这一点,稍微有些兵法认知的人都知道,但是另外一个方面来看,尤那亚派出数支小股部队,给京畿地区的民众却是带来了极大的惊吓和恐慌,毕竟这些军队对于手无寸铁的老百姓来说,还是非常具有伤害力的。
  「难道说,尤那亚仅仅是以这样的方式,向京畿地区的民众宣告,他要重新回来的信息吗?」
  走在行军的途中,叶天龙的心中一直在思考这样的问题,可惜他的身边没有美女战神,也没有足以讨论和商议的参谋人选,所以,这个问题的答案,也没有别的什么人可以告诉他了。
  为了保证艾司尼亚四境的安宁,也让法斯特的民众树立对于新朝廷的信心,叶天龙是在获得情报的当天,便再度率领着五千城卫军出击。
  无论怎么说,都不能让对手在艾司尼亚地区随意骚扰,那样的话,局势就显得太被动了。
  于凤舞的大军还在解州和克洛索斯的军队打得难分难解,尤那亚显然是欺负叶天龙手中的兵力不足,除了镇守艾司尼亚城之外,无力去保护京畿地区的四境平安。
  但是尤那亚这样的出兵作战,也向叶天龙暴露了他的不足之处。虽然尤那亚拥有法斯特帝国大部分的兵力,但三线作战,是他目前最大的问题。
  不管是武安的战线,还是和北方军团的战斗,都牵绊了尤那亚大部分的力量,加之吉里曼斯的存在又拉住了海鹰扬的脚步,因此,留给其他人的空间就大了很多。
  叶天龙已经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他决定要主动出击,以速战速决的方式将尤那亚分派过来的部队击溃。如此大好的时机,他一定要巩固自己在艾司尼亚的势力。
  这几天中,叶天龙指挥他的部队,转战于艾司尼亚的四境,将进入京畿地区的西方军团部队全部击溃,现在他的目标,已经锁定了集结在艾司尼亚西北方向白石山的一支军队,敌方正是从这里不断派出部队进入艾司尼亚的境内骚扰打劫,不给叶天龙他们喘息的机会。
  白石山是西方军团的一个驻地,也是西方军团新兵的一个集结和训练基地。在西方军团任职的时候,叶天龙也亲自到过白石山,对里面的情况十分清楚。
  目前,在白石山集结有三万军队,还有近二万的新兵正在训练之中,据说从武安前线抽调的另外一支五万人的军队也正在赶往白石山,显然尤那亚是将这个地方作为进攻艾司尼亚的基地,等到大军集结完毕,便要向艾司尼亚发动攻势。
  之所以会不断派遣一些小部队做试探性的攻击,一来是确定叶天龙的实力,二来也是不让叶天龙安心巩固艾司尼亚。
  白石山的主将,是西方军团的一个副军团长,名叫解天量,其手下的三名万骑长分别是斯理索博、埃赛科以及向重。
  对于这三个万骑长来说,原本是自己手下不起眼的一个百骑长,居然在短短的时间里面,变成了法斯特乃至大陆名噪一时的大人物,实在是感到愤愤不平,也从心底里看不起叶天龙。
  尤其是向重,罗尚法是他妻子的弟弟,上次罗尚法被叶天龙打得大败而回,使得他的颜面大损,更是想要找机会和叶天龙较量一番,他自信凭他对叶天龙的认识和了解,就算叶天龙的进步再大,也不过尔尔。
  「那个男人,只是运气特别好一点,然后又是靠抓着女人的裙带,才爬到目前的地位,让他这样的人坐在将军的位子上,真是法斯特军队的耻辱。」
  一向将这样一句话挂在嘴边的向重,这两天更是说个不停,同时脾气也变得暴躁了许多,据说他帐下的亲兵已经有不少人挨了他的鞭子。
  当叶天龙率领五千的城卫军将士接近到白石山的时候,他已经歼灭了数队西方军团的轻骑兵,使得解天量不再派出小股部队。接着,叶天龙开始大张旗鼓的在距离白石山四十里的白牛镇驻扎下来,搭设营地、建造城堡,似乎是要在这里做好长期坚守的準备。
  见到这样的场面,白石山的西方军团就无法忍受了。任由叶天龙以区区五千人马,在自己家门口耀武扬威、建立城堡的话,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莫大的耻辱。
  「我愿意带领本部人马,斩下叶天龙的脑袋。」向重在军事会议上向解天量大喊大叫,拍着胸膛保证。
  「大人,现在的确是击败叶天龙的最好时机。」埃赛科也在一边阴沉沉的说道。
  他的话,引起了另外一个万骑长的共鸣:「解天量大人,根据我们的探子回来稟报,叶天龙之所以停下来建造城堡,实际上是因为粮草不济,加上他要等待艾司尼亚的增援部队赶到,然后再一起向我们发动攻势。与其让叶天龙来攻打我们,还不如我们採取主动,以他那区区五千人马,我们出动两个军二万人马,就足够了。」
  「不用这么多人,我带着我的本部,就可以了。」向重再次向解天量发出请求,生怕这个功劳被别人抢去了一般。
  犹豫了好半天,解天量实在拗不过手下三员大将的强烈要求,终于同意让向重带领着他本部的一万人马,出发攻打叶天龙。
  同时,为了谨慎起见,解天量又让埃赛科率领他的部下一万人马在后面接应。
  在向重率领着他的一万部下兴沖沖的杀往白牛镇之后,隔了两刻钟的时间,埃赛科的一万士兵也出发了。向重和埃赛科的部队,都是步骑混编的队伍,其中每一支队伍中,都是二千名骑兵,八千名带甲的步兵。
  几乎是在埃赛科的军队出发的同时,白牛镇里的叶天龙便接到了準确的情报。因为自从驻军于白牛镇以来,玉珠便负责起每一天的情报工作,对于暗黑一族的少女来说,白石山的防御近乎不存在。
  有好几次,玉珠几乎是面对着解天量他们,那种一剑击毙敌军大将的诱惑,暗黑一族的少女是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抵挡住的。
  「他们出来了吗?」叶天龙望着玉珠,语气中带着一丝兴奋。几天来的等待终于见到了成效,叶天龙难以掩饰自己心中的喜悦:「很好,解天量他们终于忍不住了。那么现在,我们也要出发了。」
  一声令下,早已等候多时的城卫军将士立时发出一阵欢呼声,纷纷跃上战马,以整齐的队形直奔白石山。
  先将白石山的大部分军队引出来,然后再全力进攻白石山,这就是叶天龙所定下的计划。
  毕竟,以五千的人马去正面进攻五万的守敌,虽则五万敌人中,有二万人是还在训练之中的新兵,但是三万西方军团的正规军也已经是叶天龙手中人马的六倍,论到胜算,实在是渺茫。
  但现在就不一样了,二万人马离开之后,白石山只剩下了一万的守军,而另外二万的新兵在遭到突然袭击时,反而会成为解天量的累赘,冲乱正规军的阵脚。
  一切都如叶天龙所设想的,他的部队和前来攻击白牛镇的二万敌军在途中交错而过,虽然叶天龙所选择的道路是乡间的小道,比起正规的大道来,要远上七八里的路程,但是叶天龙的部队全部是精锐的骑兵,而向重他们的部队却是步兵和骑兵的混成编製,比较起来,还是叶天龙的部队要快上许多。
  在白石山前不远处的林地中整合了部队,叶天龙留下三百人看守他们的战马,其他的城卫军全部下马,以步兵的编队分三个方向进攻白石山。
  因为以白石山的防御地形,骑兵受到的限制远远超过了步兵,失去了机动性和迴旋的余地,自然是步兵更为强大。幸好,城卫军的将士都是十分出色的战士,不管是马上马下,他们的战力在法斯特帝国都是出类拔萃的。
  按照之前的部署,叶天龙在大部队突袭以先,都会派出强力的前锋队伍,为后面的部队扫清障碍,这一次叶天龙更是亲自站在队伍的最前面,带领着玉珠、辛西雅以及其他的女神战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击杀了白石山的前哨,接着以最快的速度接近了白石山的主城堡。
  此刻正是中午进食的时间,因为已经派出大部队去进攻叶天龙,所以,留在白石山的北方军团士兵都放鬆了警惕,除了在城堡哨楼上站岗的少数士兵外,其他的士兵都下去吃饭了。
  当叶天龙他们出现在士兵的视野之中,起先这些士兵还弄不清楚眼前这些个男女是何方的神圣,看装束是全副武装,但就以这么几个人来攻击白石山的话,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他们这么一犹豫的功夫,叶天龙他们前进的速度之快,几乎是三五个起落便到了白石山城堡之前,紧跟着,在他们的后面,大批的城卫军也从掩身的山林之中冲了出来。
  城堡上的岗哨不禁大吃一惊,连忙伸手去敲哨楼上的警钟。
  但为时已晚,叶天龙和玉珠的身形出现在城堡的堞口,黑色的剑气纵横、激光电射,七八个哨兵同时身首异处,血柱冲上半天高,将那座警钟染得一片猩红。
  无头的尸体倒下,撞上了沉重的警钟,当沉闷的警钟响起之际,玉珠和辛西雅她们已经打开了城堡的大门,放下了前面的吊桥。
  时间计算得非常準确,这时候城卫军将士刚刚冲到了城堡的下面,他们挥舞着手中的阔剑,吶喊着沿吊桥冲进了城堡之中。
  很快的,烈焰腾空而起,进入白石山城堡的城卫军将士按照叶天龙事先所安排的计划,分成四路,开始佔领城堡中的战略地点。
  叶天龙和玉珠,以及辛西雅她们则带着人马杀向了城堡的中心区,也就是解天量的指挥所。
  沿途上,他们遇到了许多还没有弄清楚到底发生什么状况,衣甲不整的跑出来看情况的北方军团士兵,等到发现是城卫军杀过来了,这些士兵更为惊慌,他们不知道冲杀进来的城卫军到底有多少人马,只知道放眼望去,似乎到处都是城卫军的身影,即便是想组织抵抗的话,也无法列成队形了。
  正所谓兵败如山倒,何况在这些士兵当中,大部分还是没有完全训练好的新兵,面对如此兵荒马乱的场面,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丢下武器,转身逃跑。
  原本就已经混乱不堪的城堡,再加上他们的鬼哭狼嚎,四处奔逃,更显得一塌糊涂。
  起先,叶天龙他们还从后面不断追杀逃窜的士兵,但到了后来,他们也懒得管这些了,只是埋头向中心区突进,把这些慌乱不堪的士兵丢给后面跟进的其他小队。
  转过一个街区,前面便是宽敞的校场,叶天龙曾经作为一名北方军团的百骑长,带着部下来这个地方接受检阅,而此时,他却是带着城卫军杀了进来,现在的纵横驰骋、威风凛凛,和当日的小心谨慎、诚惶诚恐,让他不禁升起了世事无常的感觉。
  虽然叶天龙的心中闪过不少的杂念,但他手底下却是丝毫不见马虎,而且在他的身边左右,玉珠和辛西雅更是剑劈枪挑,一丈方圆之内,已经没有可以站立之敌军了。
  不愧是北方军团的副军团长,熟知兵法的万骑长,解天量在叶天龙踏上指挥所的台阶之前,已经将他身边的亲卫队集结完毕,甚至连他的本阵所属之士兵,也召集了不少过来,黑压压的一大片,密密麻麻的不知有多少人马,列阵在指挥所的里面。
  面对着众多刀枪在手,衣甲鲜明的敌人,叶天龙却是毫无所惧,挥动手中的天魔圣剑,黑色的激光如电,沸腾的烈焰飞舞。
  在他的身边,玉珠和辛西雅更是寸步不离左右,三个人组成无坚不摧的箭头,在他们的两翼展开的,是战力惊人的女神战士。
  人喊、马嘶、血肉横飞。
  一下子,敌军的阵容便被搅得七零八落,四下散开的士兵,将后面押阵的解天量和他的护兵慢慢暴露在叶天龙他们的面前。
  「解大人,别来无恙啊!」一剑将冲过来的六个士兵砍倒,叶天龙大笑着,对手按长剑,站立如松的解天量说道。
  「你是……」解天量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疑惑之色,但旋即便神色一凛。
  「叶天龙,是你!」
  「不错,正是在下区区。」面对解天量的瞠目大喝,叶天龙却是从容不迫,一边挥动天魔圣剑将挡在道路上的敌军砍倒,一边向解天量出声打招呼。
  「昔日一别,不觉已是经年,解大人一向可好?」
  「废话少说!」
  解天量大喝一声,见到叶天龙在玉珠和辛西雅的左右护卫下,已经逼近到距离自己不过三丈,便再也无法安然站立了。
  他扬起了手中的长剑,剑尖向前一点,寒光爆涨,同时滑步向前。
  没有等到叶天龙出手,身左的玉珠已经抢先一步,黑色的激光分张,两个冒死突前的护兵顿时身首异处,血柱喷出,血光瀰漫中,叶天龙和辛西雅同时冲出,电闪剑鸣,从解天量身边冲过来的护兵们无不四下跌倒,横尸一片。
  「铮、铮、铮……」
  混战之中,玉珠和解天量正面交上手,激烈的交击剑鸣声有如连珠炮般的传出。
  刚一交手,解天量便完全落入下风,玉珠的长剑有如天外的飞星,一道接着一道,在解天量的身前吞吐幻灭,解天量除了用绵密的防御来奋力抵挡玉珠的攻击之外,已经毫无还手之力。
  苦苦支撑到第七剑,解天量略略鬆了一口气,两个人的身形就快要换位了,只要玉珠变招,他就有机会喘息一下。此刻,他已经暗暗决定,只要一有空隙,便马上逃走。
  就在两个人相错而过之际,玉珠手中的长剑从不可思议的角度挥出,一下子便穿透了解天量的剑网。
  剑尖击中解天量的胸口之前,有一个轻微的颤抖,立时两道黑色的激光没入了解天量的体内。解天量的身形猛的一震,手中的剑停了下来。
  收剑退身,玉珠到了叶天龙的身边,此刻,叶天龙和辛西雅以及其他的女神战士已经将解天量的护兵和其他的士兵全部击溃,偌大的庭院之中,只有他们这一批人站立着。
  环视了一下四周,满地的尸首,血腥气味中人欲呕。
  惨然一笑,解天量想和叶天龙说话,但是胸中的一口气再也忍不住了,气散功消,支持解天量的力量顿时完全消失。前胸后背的两处伤口喷出了血烟,解天量的身子也重重的倒了下去。
  指挥所上方的北方军团旗帜被扯了下来,法斯特帝国的军旗和天龙军团的旗帜同时升了上去,宣告了白石山城堡的易手。而此时,距离叶天龙发动攻势,不过区区半个多时辰。
  随后,叶天龙留下了五百名城卫军打扫战场,自己则率领大部队出了城堡,往回走了一段之后,便埋伏在大道的两边。
  不到片刻的功夫,果然从白牛镇的方向扬起了漫天的烟尘,接着黑压压的队伍出现在叶天龙的视野之中。
  正是向重和埃赛科的队伍,得到叶天龙攻击白石山城堡的消息之后,便匆匆忙忙掉转方向,赶回来增援他们的基地。
  等到向重和埃赛科的部队过去了一大半,叶天龙便下令全军出击,从侧后方向他们发动攻势。这一次,叶天龙是用上了骑兵的阵容。以法斯特帝国最精锐的甲冑骑兵,冲击这些来回奔波,体力和斗志都处于疲惫状态的步兵,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向重和埃赛科的部队被杀了个人仰马翻,他们的士兵向四面八方奔逃,仓猝间敌我不分,有些甚至自相残杀。
  无心恋战的两位万骑长,根本不想停下来组织部队回击叶天龙,因为现在他们的心目中,已经无法确定叶天龙到底动用了多少的军队,既可攻佔白石山城堡,还可以分兵打场如此漂亮的伏击战。
  等逃到了白石山城堡的下面,迎接他们的是,一阵从城头射下来的密集的箭雨。
  见到如此情况,两位万骑长也只好继续奔逃,绕过了白石山城堡,直接奔回到北方军团的另外一个基地。
  叶天龙也不为己甚,在追杀了一阵之后,便收兵回白石山城堡了。毕竟,现在他的手中只有五千的士兵,扣掉必要的守卫之外,真正可以派上战斗的,只有四千三百名。
  不过,这一次攻克了白石山城堡,叶天龙最大的收穫就是那些刚刚开始训练的新兵,现在这些人大部分都被叶天龙顺利接手。
  是夜,叶天龙刚刚想休息了一下,突然间听得外面传来了极大的喧闹声。
  「公子,外面有紧急情报!」
  叶天龙的心中猛的一惊,本能的想到,是不是于凤舞出了什么事情?
  「西北方发现了敌军的大批人马,就要到白石山了。」
  前来稟报的人退下去了,叶天龙略加思索,便马上下令全体将士集合。叶天龙心中清楚,现在接近白石山城堡的大部队,一定是尤那亚準备增援的军队,很可能向重和埃赛科的残兵败将,也已经加入了这一支队伍之中。
  白石山城堡的二万新兵,除了叶天龙他们刚刚在攻佔要地的时候,伤亡了近六千的人马,此外,损失不大。
  叶天龙留下了五百名城卫军,指挥和调度那些新兵。现在的情况下,守卫白石山城堡,还需要借助于这些新兵的力量。
  安排妥当,叶天龙照例率领四千五百名城卫军主动迎战,在战场上,知道如何採取主动,才是致胜的法宝。
  这一次,叶天龙将四千五百名城卫军将士分成了两队,其中前队是二千人马,交给辛西雅和她的女神战士同伴带领,他和玉珠两个人则是带领剩下的二千五百名城卫军所组成的后队。
  出了城堡北上不久,便发现了敌人的蹤迹,于是,辛西雅她们率领着前队,趁着黎明前的黑暗,迎着敌人的阵容,勇猛的冲了进去,她们和甲冑骑兵组成的城卫军将士在血烟瀰漫和苦叫呼喊声中疾速穿行。
  然后,趁敌人混乱不堪之时,叶天龙和玉珠带着后队人马也冲进去,一路横竖砍杀飞奔而过。这样两队强大的甲冑骑兵,在强力的武将带领下,发挥出了强大可怕的战力。
  很快的,两队人马都冲破了敌人的阵容,然后是叶天龙改为前阵,辛西雅她们变成了后队,再次发动冲击。
  两个来回下来,完整的一支队伍便被叶天龙他们冲散了。这一夜,死在叶天龙的天魔圣剑下,有许多是西方军团中的武将,但这些人没有一个可以在叶天龙和玉珠前面多挡一招。
  敌军丢下满地的尸体,东奔西逃,而叶天龙的人却阵亡不到五十人,可以算是一次大获全胜了。但是叶天龙很快发现了一个不妙的情况,这一支被他们突然袭击的队伍,并不是之前情报所说的三万人,而且西方军团中出名的武将也没有看到一个,这样的发现让叶天龙暗暗心惊。
  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经过简单的清点打扫,叶天龙知道了自己已经陷入了一个可怕的计划,刚刚在别人身上用过的那一幕,相信很快便会重现在自己身上。
  数道闪亮的魔法弹蓦然升空,将周围的一切照得亮如白昼,叶天龙他们骇然看到了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的部队,震天的喊杀声打破了黎明的静寂。
  火光之中,杨汉的身影出现在战旗下面。他伸出拿着马鞭的手,指向了叶天龙:「叶天龙,你的表现实在很出色,居然一连吃掉我那么多的人,就连这一次的诱饵,也这么快被你吃掉了,还好我们的速度也不慢,现在看你往哪里逃?」
  叶天龙没有想到自己会中了杨汉的计谋,心中又气又火,顿时发狠了,带着城卫军向杨汉的军旗位置冲杀过去,对于后面和两边的攻击,他完全置之不理。
  因为叶天龙知道,杨汉既然已经出现在这里,那么显然尤那亚和武安已经做了某种交易,从而将整个西方军团从武安的前线抽调出来。
  以他目前这一点的兵力,要想在杨汉的眼前有所作为,就只有想办法击杀杨汉,以此冲乱对手的阵脚。
  显然没有想到叶天龙在这种情况下,不是想到突围,反而是还想採取主动攻击的方式,逕直朝自己的中军战旗杀过来,杨汉的心中不禁闪过了一丝的惧意,不过幸好他的準备也十分充分,在自己的前面设置了五道的防御线。
  叶天龙一马当先,左右的玉珠和辛西雅以及其他的女神战士,全力以赴向前冲杀。前面的敌军随着叫声倒下,鲜血飞溅,喊声震天,武器的撞击声和捲起的土烟形成厮杀的漩涡,刀光剑影,人仰马翻,斩将搴旗。
  而在叶天龙的后面和两翼,城卫军的阵形在不断变薄,他们已经难以承受西方军团的人海战术。
  杀了一个又一个,叶天龙已经不知道自己杀了多少的敌人,在其中,甚至有一些人脸孔,他还感觉熟悉和亲切,但在此刻,在火热的战场上,叶天龙和其他的人一样,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杀死对方,让自己的生命得以保存。
  一剑将眼前的骑兵斩成两段,举目望去,还是一片黑压压的影子,只有擦得雪亮的武器,反射着月光,告诉叶天龙,前面还有很多的敌人。
  「真的是麻烦啊!」叶天龙在心中暗暗叫苦不迭,如果这样下去,他的体力将会越来越少,而后面和两翼的城卫军士兵几乎都被冲散掉了。
  叶天龙的身边,除了玉珠之外,也只有辛西雅和她的女神战士同伴。
  「逃吧!你快点逃啊!」杨汉站在自己的战旗下面,志满得意的说道。
  不管是俘虏或者击毙叶天龙,都是一件天大的功劳,而现在叶天龙等人就在前方。想到这里,他下令加紧收缩包围圈,并用信号弹不断指引着他的部队围攻叶天龙。
  天色渐渐亮起来,空中星罗棋布的浮云,宛如抛散的数百万冰片,闪烁着点点的白光。
  叶天龙和玉珠她们已经在包围圈中厮杀了整整一个时辰,手下的城卫军也完全被冲散掉了,在十数里的範围内,西方军团的十万将士已经掌握了完全的主动权。
  直到这个时候,叶天龙的心中隐隐约约升起了不祥的预兆,就算是他的实力再强大,玉珠和辛西雅她们的战力再惊人,现在也不可能从十万大军的包围圈杀出一条血路来。
  「早知道是这样的话,还不如一开始就逃跑呢!」
  叶天龙在心中暗暗叫苦,一边还是奋力斩杀着向自己冲杀过来的敌人,他的身上、脸上都溅上了不少的血迹,斑斑点点,像一只扑食的大野猫。
  就在叶天龙快要感到绝望的时候,突然杨汉的本阵后方出现了一阵骚动,而且这骚动有愈演愈烈之势。
  「是飞凤旗!」
  迎着晨风和晨曦,鲜艳的飞凤战旗出现在了叶天龙的视野之中,剎那间,叶天龙的心中涌起了难以想像的狂喜,他忍不住长啸了一声,精神大振。